花满筛经典语录名言名句大全

61次阅读
没有评论

花满筛经典语录名言名句大全

1、时光缓下来,我不再计较从前和以后,我俩就像并排躺在水底的石头,看着岁月流淌却不被惊动。

2、邂逅就是我遇到你。

3、爱还在生长,无根无由的,只是我已经开始渐渐默认这种失去,我的悲喜生死都不再与他有关,我想我是失去他了。一个拒绝不了的邀请,一个只有他能给的溺爱。

4、青枝发绿,陌上花开,缓缓归人,一路走一路到白头。

5、聊天的时候太心急了,急着要一个肯定,才会在收到不那么合心意的答案时失去辨别的能力,一惊一乍的。当初以为淡泊名利是种超脱的态度,现在看来,何其幼稚,我们生在这样一个现实到冷酷的世界,有什么资格淡泊名利。

6、落地时钟的钟摆以一个特定的姿态永恒晃动,在最高点停住,然后弧线下滑,经过中心位置时,齿轮滚动,发出“咔”的一声,继续上扬,直至顶端再次滑落。时光流淌不息,在静寂的空间里形成干巴巴的节奏,给空气中浮动的焦躁感觉火上加油。

7、眨眼之前,千言万语,眨眼之后,云淡风轻。

8、那是稍纵即逝的情绪,我却没有抓住。

9、那时候我们都觉得未来太长,时间会消磨掉热情,就像马拉松会消耗掉体力。

后来发现,生活不是马拉松,给你条跑道就让你跑下去,生活是越野赛,走着走着,你就会突然发现,没路了。

10、这个时候,我确实不懂。直到离开暮雨之后,我才渐渐明白了小李当时的用心。那是一种极度的不甘,就算最终失去也想要多一点牵绊,多一点联系,多一点可供回忆凭吊的东西,即便没什么意义。

11、活着是辛苦,可是不活着,怎么知道以后会不会有好事儿发生呢?”

12、也许,这只是无数悲欢离合中的一个,只是爱情对现实的又一次低头,只是两个人分手。现实逼得我无路可走,我逼得他无路可走,没什么大不了,我们都还能好好活着,至多我不再有资格说爱他,至多我从此荒了一颗心。

13、你不是摆设,你是意义,我做的所有事情的意义。

14、我该如何告诉你,我是多么喜欢你。在你身边,我听到自骨头缝里传出的欢快的拔节儿声,时光翩然而逝,我的生命从此郁郁葱葱。

15、暮雨,看着我,看你的安然,无忧无惧,千杯不醉。

16、拎着一套煎饼果子和一桶方便粉丝回到家门口,拿钥匙开锁时,听到背后有人喊我。“安然。”两个字,轻轻地,穿透三年光阴如水。

17、楚见感觉一片温热的呼吸羽毛般的擦过他的脖颈,沈长乐的声音在耳边软软的嘟囔,“这牌也不怎么样啊!居然还笑得出。”淡淡的气息绕在楚见鼻子尖上,让他想起雾天松林里清冽的草木香,他扭头,沈长乐的脸就在几厘米外,乌黑的头发和眉毛,衬得肤色很白,眼睛是带点蓝色的灰黑,像秋夜时节,朗月背后的天空,挺直的鼻梁,淡淡的唇色,干干净净,纤尘不染。

18、我不知道你给了我什么,只知道那些东西支撑起了我鲜活的人生。

19、一时间,周围的压强像是增高了几百倍,骨头缝里发出密密麻麻地碎裂声,我觉得自己在一块一块的开裂,破碎。

20、有时候你能伤害一个人其实是因为他看重你,相信你,说到底,我们能伤害的也只有那些真正放我们在心里的人。因为不设防,所以伤得重。

21、浮世一抔沙,却演绎着烟火声色、贪痴执断,似水年华。

22、我低头,捂住眼睛,笑了一手心的眼泪。

23、我拿额头蹭蹭他,很轻很腻地在他唇边亲了两下儿。他眯着眼睛瞧着我的示好,嘴角弯起,融融笑意染了一世界清凉凉的甜。这么近的距离,我甚至能清晰地分辨出他的每根睫毛,不特别长,也不特别翘,自然地形成一个弧度,慢慢眨一下,便扬起无限风致,俊朗,利落得不沾纤尘;温柔,又不带一丝娇软妩媚,就是那种让人舒服的安宁恬静,沉沉如海。

24、阳光+空气+水+你=丰盛的青春心动之余居然很禽兽地低头去吻他。他的气息里带着些微药片儿的苦味儿,却刚刚好医治我心上的痛处。

25、谁都知道时光会改变一切,只是仍有人固执地寻找着时光的死角,相信着有什么可以天荒地老。

26、“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美的邂逅。”…………这样的一句话,如此突然的出现,如此适时地出现,像是一颗种子深埋入土,像是一个咒语指向虚无来日。简单的文字又勾起了楚见那曾惊鸿一现的心痛感觉,柔软酸涩。此刻沈长乐就近在眼前,睁着大眼睛同样困惑地看着他,明明白白,茫茫漠漠。“邂逅?啥么意思?”沈长乐装不懂。楚见认真地解释:“语出诗经,‘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邂逅就是说不期而遇。”沈长乐点头,然后又摇头,他抬手勾住楚见的脖子,楚见身子微微前倾,可以看清他皮肤上细软的绒毛和一丝一毫的表情。

27、我讨厌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是穷人,也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文化,我讨厌他们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穷人就该没有文化,就该被照顾。我不喜欢他们的那种意识,好像自己穷还特别有理,自己没文化还特别骄傲。自己树个牌子说自己是弱势群体,别人就该关心他们,他们就可以依赖别人。这个世界哪有这样的道理啊?你能仗着你弱小来要求别人关照你吗?你能因为你可怜就要求别人怜悯你吗?这样不行的,哪儿那么多好人啊?谁也没有义务要为某个弱小陌生人而多承担些什么。谁日子过得容易啊?谁生来就心怀众生,慈航普渡,我们不是神佛,都是俗人,都是为了生计蝇营狗苟的蚂蚁,我们不那么邪恶也没那么善良。别人提供帮助那是别人的好心,谁也没权利硬是要求别

28、很多人都跟我说要做最好的,而我只忠于我心底的声音和骨子里的骄傲,但是,如果是你,如果你说我是最好的,那么我愿意听你说,并把你的话牢牢握在手心里,因为我看见你单纯而热烈的善意和坦荡透明的心。

29、出门前,暮雨忽然从背后搂住我,很紧很用力,像是要嵌到骨头里,像是永远都不会放手,那种决绝让我的心剧烈的颤了一下。然而几秒钟后,他松手的瞬间,温暖散尽,寒冷袭来。

30、温暖,就是那种一旦得到便再也放不开的东西。

31、脑残没什么不好,至少坚定。我看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走,身边那些喧哗都慢慢沉寂……来回晃动的同事们像是融进了无声电影里,越来越明显响动来自心跳,就像计时器一样,一下一下倒数着。我发现时光真的在眼前飞逝,深灰色的事物丝丝缕缕地从我瞳孔上漂过去。河底的淤泥将我层层掩埋,我不再看得见水面的落叶和七彩光芒,只剩慢慢降落的暗,像是舞台落下幕布,像是眼睑遮盖眼球。我不知道计时器归零时,心脏是否就此停跳,然而真实的无奈和难以言说的不甘让我有种不能瞑目的强烈感觉。

32、有没有那么一个人,让你在光阴之路上迎风奔跑,满怀期待,欢欣鼓舞,只因为,他在等你?

33、无数温柔绽放在他秋夜天幕般的眼底。

34、俩人分开时,默契地先看了看四周,不过是一两分钟的时间,周围一切如旧,路灯昏黄,树影伶仃,空中仍见大片的紫色晚霞,只有那两个人看来觉得是,漫天玫瑰,开到最盛。

35、很久,楚见觉得时间变得很粘稠,它从自己身边流过,带着沉重的质感,好像将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上慢慢的剥离,有种撕扯的叫嚣在喉咙里回荡。这一刻楚见屏住呼吸,世界瞬间安静,他听着血液流经耳朵里的血管时呼啸的声音,如风一般,心脏狂乱地跳动,身体似乎都有点发抖。

36、邂逅,就是春天遇见花蕾,苹果砸到牛顿,鱼石螈的爪子踩着陆地,一叶浮萍遇见另一叶浮萍,就是小概率事件的发生,是一切美好与伟大的开始。”“邂逅,就是我遇见你”

37、感情这东西不当吃也不当喝,却能让白开水般的日子滋味俱全。

38、我一直都像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儿一样,固执的相信,这世界上必定有一个我特别喜欢的人,他会以某种或神奇或平淡的方式出现,我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有怎样的性格,但是只要我看到他,我就会知道,这个人就是我等待的那个。在此之前,我只要安心过日子就好。十七八岁的时节,什么都是青葱嫩绿的,比如爱情,比如志气,比如心思。我们不需深刻,不需透彻,我们要简单的快乐,那快乐能掬在手心里,泛着彩虹一样斑斓的颜色。

39、暮雨没注意到我轻手轻脚地靠近,仍是坐在窗户边捧着自己的右手发呆。窗户开了条小缝,有丝丝的凉气伴着雨雾的清苦气息渗进屋子里,暮雨安静得跟桌椅、帘幕、灰色的窗外天空浑然一体,像是融进了一页素描里。

40、生活是越野赛,走著走著,会突然发现,没路了。

41、虽然再也不敢说那些天长地久、永不分离的话,这世上有太多的不得已,瞬间就让誓言成灰。可我还是愿意期待,或者一个不小心,就白头到老了。

42、我讨厌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是穷人,也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文化,我讨厌他们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穷人就该没有文化,就该被照顾。我不喜欢他们的那种意识,好像自己穷还特别有理,自己没文化还特别骄傲。自己树个牌子说自己是弱势群体,别人就该关心他们,他们就可以依赖别人。这个世界哪有这样的道理啊?你能仗着你弱小来要求别人关照你吗?你能因为你可怜就要求别人怜悯你吗?这样不行的,哪儿那么多好人啊?谁也没有义务要为某个弱小陌生人而多承担些什么。谁日子过得容易啊?谁生来就心怀众生,慈航普渡,我们不是神佛,都是俗人,都是为了生计蝇营狗苟的蚂蚁,我们不那么邪恶也没那么善良。别人提供帮助那是别人的好心,谁也没权利硬是要求别人在职责之外还为自己做什么,反正,我看他们弱小得心安理得、给别人添麻烦添得毫不羞愧我就生气…

43、他默默地摇头:安然,你不懂,我是幸福得惶恐……

44、若是我们都吃错药了,会不会患上同一种病?

45、等你真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明白,那种安定与惶恐、那种满足与不甘、恨不得把他藏起来、恨不得把他揣口袋里的感觉。然而他是自由的,你就只能一边肯定执着,一边惴惴不安。

46、那一刻,甜蜜至极。他的眉眼,他的气息,他贴在我鬓角边润凉的耳朵,他的拥抱,他的颤抖,他沉溺喜悦、深信不疑的表情,他就是让我别无所求的一切。我并不奢求所有人地支持和祝福,我仅希望你们可以不施伤害。

47、于是那天清晨,梧桐落下细影的灰色马路上,一辆簇新的电动车载着干净的青春和欢笑,招摇着飞驰而过。

48、小卖店的灯光没能照出多远,拐个弯,没有路灯的街道呼地暗下来。那种迂回于空荡视野中的浓重黑色一下子淹没了我,除了烟头那点红芒倔强地闪耀。烟很呛,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心疼,连带着喝了凉风的胃也疼,肚子也疼。

49、用心爱着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去打算和她一起的将来,因为我们都希望在以后那些不确定的日子中,会有那个人的陪伴。我们做出各种约定,为我们的感情约定我们认为最长的时效,约定在某个平静安详的日子里牵手看海看夕阳看雪看星星,约定在某天去共同迎接未知的暴风雨,希望那个时候,我身边的你,你身边的我,我们仍是彼此心甘情愿为之付出一切的那个人。

50、我惊讶于他的表情,甚至在想,或者暮雨本该是这个样子的,带着一身骄傲和自信对所有人扬眉微笑,如果他能像我这样一路顺遂的话。这些年生活给了他很多辛苦,我猜想他一定也曾不甘过,不解过,恨过,抱怨过,却终究在一次次地压迫和抗争中沉默下来,冷寂下来。

51、何苦这么纵容我,你只是爱我,又不是欠我。

52、初夏时节,阳光明亮清透,风里裹着草木芳香,世界熏熏然似醉非醉。抱着安然的韩暮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脸上有多么温柔满足的表情。怀里的人,脚下的路,一步一步,每走一步,他的笑容都会更深一点儿。天光云影,草长莺飞……寂然无声中仍有千机轮转,然而人们此刻还是相信了,真的有种爱,可以不伤流年。

53、楼道里昏黄的灯光搭建出一个恍惚的世界,我觉得身边的空间被拉伸变形。他和我,我们都是水中的一团墨影,我不敢呼吸不敢眨眼,怕一点点的波动就会让对方消散无踪。那个人站在面前,光线让他一半身体隐没在黑暗中,我努力地辨认,影像却越来越模糊。又是个错觉,或者,又是个梦。这几年里总是有抹相似的身影出现在人群和梦境,让我追逐、落空,再追逐、再落空,循环往复,不眠不休。最终,太多失落如雪片般层层堆积变成厚厚的冰层,我不去期待了,不敢了,太疼。

54、小卖店的灯光没能照出多远,拐个弯,没有路灯的街道呼地暗下来。那种迂回于空荡视野中的浓重黑色一下子淹没了我,除了烟头那点红芒倔强地闪耀。烟很呛,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心疼,连带着喝了凉风的胃也疼,肚子也疼。

55、平静深情的音调下起伏着山呼海啸的情绪,绵绵密密的渴望天罗地网般笼罩下来,让人无处可逃,无力抗拒。

56、他望进那双眼睛,茫茫漠漠的灰蓝色尽头,燃烧着地狱的烈焰,仿佛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掉进去粉身碎骨,魂飞魄散。

57、他走在我左手边,清新的蓝白格子衬衫,清新的短发,眉梢处敛了几分凛冽锋利,愈发显得沉静如水。时光将他打磨得更加精致,空山流泉,月涌江横,青冥沧海,他转头看向我,望进眼睛里。我看到流光飞逝,晨昏荏苒,我看到天涯咫尺,四方无限,我想起竹帘卷雨,画栋飞云,我想起看过的,梦过的,走过的各种时间和空间。

58、我爱你,过去未来,所有一切。小小的离别被距离无限夸大。思念像是蚕丝,一直绕啊绕啊,绕成茧子,囚禁了自己。

59、父亲很慢地背过身去,声音一下子苍老得不成样子,他说:“安然,你说你丢了最喜欢的人,如果你运气好,还能把人给找回来,可我丢的是陪了我一辈子的人,而且,再也找不回来……我老了,以后你就要自己照顾自己了。”

60、他笑,有春风拂过我整片视野,暖意染透寒夜。

61、他看着我,很自然很自然地弯起嘴角朝我笑了一下,和风细雨的柔漫,兼之重楼飞雪的轻灵,最惑人的眼睛里明明白白的,是无限纵容。

62、某种野花的香气甜蜜地飘过来,点点挂在睫毛尖儿上。暖风轻轻地摇着我的手指,像是某种催促。心脏轻巧的跃动着,看某人一个动作一句话,那么简单就把岁月搅乱,有着斑斓色彩的往事一幕幕滑过眼底,细看来,他始终是他,我的暮雨从来就是如此。

63、楚见翘着嘴角,看见喜悦挂在沈长乐的眉梢,星光碎落在他的瞳孔,纯净的快乐让他美好得犹如梦幻。

64、吻,真的很玄妙,千言万语,似乎双唇一碰,便说与了对方听,我听到他说,我想念你,我渴望你。我不懂为什么还会有人追问‘你爱不爱我’这样的问题,这个问题需要问吗?如果他爱你,那他看你的眼神,叫你名字的语气,抱你的力度,吻你的动作,都会透着温软、眷恋、坚定和珍惜,如果不爱,根本装不出来。我爱的人也爱我,这幸福,着实让人沉沦。

65、温暖的掌心擦过脸颊时带着傍晚的凉风,那奇特的感觉像粘在皮肤上一般久久不去。

66、自己也没想到 这辈子还会有这么一天 我能背叛全世界的正义公理、道德底线 就为了赢一次 就为了不低头 就为了我爱他

67、辜负了谁 ,失去了谁,我沉没了一颗心不再期待,我已经认了,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

68、我敢肆无忌惮,就是因为笃定你会报以无限温柔。

69、开始都是脆弱的,后来慢慢磨,磨掉了皮,磨出了血,血结了痂,最终愈合然后变成茧,茧越来越厚,厚到可以隔绝疼痛,成为一种保护。终于不再敏感,终于对某个级别以下的痛,无知无觉。

70、人有什么样的条件就过什么样的生活。贫穷不可耻,但是也没什么光荣的,富贵不光荣,但也没什么可耻的。我们付出更多的心力,得到更多地回报,享受更好地生活,这是天经地义地事情,无需炫耀更无需羞愧。

71、三个半月后,我收到了假释通知。又一个月,我终于结束了各种学习,各种程序,各种检查,换上我进来之前的衣服,拿好自己当时上缴的私人物品,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为我一个人开启。门外正是阳光明媚的暮春。这是个标准的荒郊野外,一条红砖路延伸向远方。路旁有大丛的野花,开得星星点点。风从脖子里软软地吹过,带着空旷而自由的味道。我深深地呼吸,植物的清甜充满了肺泡。只一道墙,便隔出两个世界,里面没有四季,只有作息表,而外面,外面是天堂。

72、推开卧室的门,屋里没开灯。月光明晃晃地铺了半间屋。背靠床头坐着的人有些生硬的转过脸来,我知道他在看着我,而之前几个晚上,我会在他的注视下,走过去,倒头就睡,留他在我背后寂静地呼吸。我到底是,做了什么?脱了鞋子,爬上床,抱住他僵硬的身体,亲吻他冰凉的脸颊,这个我发誓要好好珍惜的人,竟然在咫尺之外被月光冻透了。

73、我只是回不过神儿来,他也许不懂,那种被生生折断却感觉不到痛的诡异。

74、所以,这一刻,我想相信了。世界上确实有些东西冥冥中掌控着一切,这一切的纷繁错落、脚步凌乱,所有的情节都在这一刻体现出它最原始的本意。那些自以为的选择,其实只是安排,暗中指向某个确定的方向,像一条埋得很深很深的伏笔,一种经由巧合连缀成的刻意,一块谋划地严丝合缝的阴谋。

75、那时阳光就砸在一米外的塑胶跑道上,溅起层层白色的热浪,淡绿的树荫下,少年们高声欢笑,心思如水般清澈。

76、阳光又薄又脆,我眯着眼睛看开去,七彩斑斓的锐利光片在蔚蓝的背景下翻转,天高云淡。空气里已经有了冬天的讯息,从 脸上流过时,像是冰凉的泉水,但是紧贴着的那个人的后背却很暖和。他的呼吸有些沉重混乱,一下一下,于是世界按照这个节奏,在我面前摇晃不已。

77、有些人值得你为他们放弃一切,因为他们随时准备着为你放弃一切,毫不犹豫。

78、“困了?”我问。“不困……”车窗外的光一束一束从他脸上晃过,光影变幻中闭着眼睛的暮雨格外诱惑,“就是想这样闭上眼,不用想怎么走,不用担心会迷路……你带我去哪儿,我就去哪儿……”暮雨说这话时,脸上有种从未见过的放松。然而那表情却像针尖儿一般戳中我的心,疼得尖锐。我停止聒噪,安静下来的空间里,只剩乍起乍落的风声。阳台的一角种着一颗不知名的藤蔓植物,细软的红色茎条爬满一人高的铁艺雕花围栏,初秋时节,叶子依然浓绿茂盛,散发着植物特有的清新气味。阳光斜照着暮雨的侧脸,有星星点点的金芒在他低垂的眼睫边缘跳跃。

79、可是,世上就是有这样的人,你玩他也玩,你学他还玩,最后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学了所有该学的,玩了所有该玩的,还学得特别好、玩得特别爽。

80、我听到风声在耳边盘旋,然而一辆没启动的车子的密闭车厢里怎么可能有风声,我知道那是血液冲过耳内血管时绝望的叫嚣,好像某一声之后便会永远平息。

81、能有多少人让你愿意携着人生所有欢欣、苦痛来赴对他的这一场沉醉,如果遇见了,自然要沉醉不醒。

82、暮雨的声音很轻,很柔,像是滑过指缝的一束丝。我失常的小心脏就在这样的绕指温柔中慢慢安定下来,像是个撒泼打滚儿得到顺毛儿的无赖。

83、你是我青春年华里最美的风景牵起你的手我便知道明天以后的每一天都会是阳光轻软 岁月静好

84、很多时候,很多人都会这样,在熟悉的人面前伪装一切,在陌生人面前掏心掏肺。因为陌生,反而觉得安全,因为无关,人们会表现出冷漠。当奢求不来宽容的时候,冷漠也是可以的。

85、我哑着嗓子喊他:“暮雨。”“恩。”“慢点儿走。”“恩。”“暮雨。”“恩。”“慢点儿走。”“恩。”“暮雨”“恩。”……慢点儿走,慢点儿走,一路到白头。

86、三个半月后,我收到了假释通知。又一个月,我终于结束了各种学习,各种程序,各种检查,换上我进来之前的衣服,拿好自己当时上缴的私人物品,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为我一个人开启。门外正是阳光明媚的暮春。这是个标准的荒郊野外,一条红砖路延伸向远方。路旁有大丛的野花,开得星星点点。风从脖子里软软地吹过,带着空旷而自由的味道。我深深地呼吸,植物的清甜充满了肺泡。只一道墙,便隔出两个世界,里面没有四季,只有作息表,而外面,外面是天堂。

87、楚见一根手指挑起眼前人的下巴,目光温柔地碾过他的脸,清秀的眉,不浓不淡,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纳进世间所有的奇光异彩,化成一片没有边际的茫茫漠漠,挺直的鼻梁,浅色的嘴唇,毫无平时的油滑和戏谑,他看着他,平静而专注,踏实又满足,好像就能这样看到天荒地老。

88、因为幸福太过脆弱,负担不起那么沉重的心意,所以真相有人背着就好。至于安然,就让他糊涂着,糊涂着才可以幸福不打折。

89、身居高位的人是不是都习惯了漠视他人的痛苦和挣扎?

90、求生是本能,爱也是,可以为之生也可以为之死。

本文地址:https://380k.com/53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或忘记标记,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