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瑟・黑利经典语录名言名句大全

48次阅读
没有评论

阿瑟・黑利经典语录名言名句大全

1、生存是有意义的,因为生存就意味着活着,而活着就是冒险。我们也一直在冒险。你不打算改变它,是吧?

2、不管你自以为对别人了解多深,你永远不可能真正地了解一个人。

3、莎伦的声音颤抖了。停了一下她又说道:“噢,我太了解政治了。它里面有高尚的东西,也有卑鄙的东西。有的时候他好象是身不由己。”阿兰轻声说道:“我们都是那样。我想我们生来如此。”战争都是肮脏的。

4、我们得赶紧行动,已经没什么选择余地了。不管怎么说,是他在操纵那架飞机,我将采纳他的决定。

5、真怪,人们好象都能从医护人员的话里得到某种安慰,贝尔德不禁嘲讽起自己来。有的时候,一个医生所说的甚至是个很坏的事情,可出自他的嘴,人们好象也会得到什么安慰似的。他是个医生,他不想让这等事发生。也许我们至今还未摆脱巫术,他不无愤慨地这样思忖道,好象总有这么个医生,拿着一只魔盒,能从帽子里变出什么东西来。他的大部分生涯是在护理、劝诱、威胁、哄骗中度过的,也就是说,使那些惊吓了的,信任他的人相信,他知道得最清楚。而他也每次希望,他的故伎以及有时还很有必要的吓唬手法不会出他的洋相。啊,此刻可能就得露原形了,这是逃避不了的,最终要发生的,而他也一直知道,他总有一天会面临这一挑战。

6、米莉想,她需要爱。她的整个身体都渴望着爱。可是,对肉体的爱的欲望突然被一种更深的渴求所压倒……一定要有某种永久性的东西。但必须那样吗?

7、但这种事情在政界中是时常发生的;如果一个人在权力的竞争中失势了,他的形象似乎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日益坍塌下去。

8、显然,一切都要说出来,那可悲真相的一丝一毫也不能保留,一点幻想也不能有了。

9、我感到很伤心。世界,人类,或者你称它为什么别的名称,总之我们拥有许多,但我们将把这一切都挥霍掉。噢,我太了解政治了。它里面有高尚的东西,也有卑鄙的东西。有的时候他好像是身不由己。

10、一个国家可能持续100年或200年,但到最后,将没有国家之分。

11、然而……还有“不言而喻的大前提”。这是他多年前在法律学院时记住的一句话。这句话学校现在还在教授,只是不常提及罢了,尤其是有法官在场时不提。所谓“不言而喻的大前提”是一种观点。它认为,任何法官,不论其愿望如何,都不可能完全不偏不向。法官也是人;因此他永远也不能把尺度绝对持平。他的每一个思考和行动都有意识地或无意识地受他生活经历与背景的影响。你生那个汤姆金斯先生的气,因为他没有傻到被你那些关于公正和人道主义辞藻华丽的胡说所欺骗。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我也没被你骗过去。

12、就像我们都站在一条水流湍急的河里一样,虽然你想立即改变水流的方向,但你做不到这一点。你只能顺流而行,然后试着慢慢地把它的流向引向一边或另一边。

13、当时总以为伤口永远也不会愈合了。但最后总是愈合的。

14、布赖恩・理查森确信在什么地方存在着制服哈维・沃伦德的把柄;即使是敲诈勒索者自己也有要保守的秘密,不过问题还是存在:怎样才能把这个秘密探出来。多年以来,政治舞台上有许多人物――有党内的,也有党外的――他们的秘密被理查森听到或偶然发现。而且所有这些秘密都被他用一种只有他自己才能看懂的符号记录在一本棕色的袖珍笔记本里,放在他办公室里一只加锁的保险柜中。但在他那本棕色的袖珍笔记本里,一两天前刚收入的“沃伦德”的条目下却一字未写。

15、但野心常常鬼使神差,使人铤而走险,有时甚至冒极大的危险。别人也曾这样做过。多少年后看来,当时那种做法近乎发疯,近乎丧失理智。但在当时,在野心的推动下,由于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缺乏认识……

16、人类历史上从没有过不变的边境。我们现在知道的所有边境最终都要变化或消失。

17、战争迟早是要发生的,因为战争从来就是无法避免的。

18、沃伦德冷不防地问道:“你在战争中干什么了?”“噢,我在陆军里待了一段。没什么特殊经历。”他从不愿意提及自己在北非沙漠里和意大利的3年,那是战时最残酷的一个阶段。他曾任过中士,但即使是对亲密的朋友,他也很少谈起这些事。那些毫无意义的胜利使他感到厌倦。“你们这些懦夫的毛病就在这里。你们都活过来了,而那些发挥了重要作用的人……”哈维・沃伦德的眼睛又回到了画像上。“……许多人都没有生还……”对权力的欲求,为了战胜对手,为了政治上的成功……这些从来都是压倒一切的。在它们面前,个人的生活……甚至爱情……都微不足道。一直如此……

19、他拉住玛格丽特的手。“你说得对。我的确在耍脾气。”他们之间的大多数争吵都是这样结束的,包括那些严肃的争吵,而在他们婚后的生活中的确有过几次严肃的争吵。两个人中总会有一个理解了对方的理由,于是作出让步。杰姆斯・豪登想知道是否有生活在一起而不吵架的夫妇。如果有的话,他们一定是些枯燥无味、没精打采的人。玛格丽特扭过头去不看他,但她的手也稍稍用力握着他的手。

20、他还记得在那次旅途中,他第一次开始了有计划的偷窃。他以前曾偷过食物,但那仅仅是在乞讨无门,打工无路,濒于绝望的时候才干的。现在他不再寻求工作了,他只靠偷窃为生了。只要有机会他仍然偷些食物,也偷些货物和一些小玩意儿,以便卖掉换点零花钱。他得到的那点微不足道的钱似乎一到他的手里就花掉了,但在他的头脑深处,他仍在想积蓄点钱,付上船费,然后到某个能收留他,并能够重新开始生活的地方。

21、阿兰・梅特兰德对法律和正义并没抱有什么幼稚的幻想。虽然他刚刚加入律师的行列,但他知道,所谓正义既不是自动实现的,也不是不偏不倚的。有时非正义一方还会战胜正义的一方。他知道,一个人的社会地位对罪与罚都很有关系,那些用钱来充分利用一切法律程序的人往往很难因为犯罪而受到应得的惩罚,那些不太有钱的人则办不到。他确信,法律程序的迟缓有时会使清白的人失去应有的权利,有些人则因开庭一天的费用极高而未能寻求申诉和赔偿。而另一方面,在案件积压而过度繁忙的地方法院,法官们为有效地伸张正义,常常不能认真考虑被告人的权利。 所有从事法律工作的实习生和律师都迟早会了解这一切的,梅特兰德也一样。

22、恐慌是所有疾病中最有传染性的疾病,也是最致命的疾病。

23、而且看在上帝的分上,别把我也当成你的政治集会的听众。我是你妻子,你忘了?我看见过你光身子。

24、伯迪克拍了拍他的肩。“机长,”他敦促道,“再试一下让他慢一慢怎么样――至少等天再亮一点,等他也……”“决定已作出了,”特里莱文简单地答道。“那家伙已经够紧张了,如果现在我们跟他争,他就完了。”伯迪克耸耸肩,转身走开。特里莱文以更平静的语调继续道:“我理解你的心情。哈里,但你也要理解他的心情。他是被一大堆他以前从来不曾见过的仪器仪表包围着。他正处在刀尖上。”

25、她想知道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这样一个地方,那里的人们不搞阴谋。总的来说,她怀疑这一点。

26、噢,我得知关于核战争有这样一种说法,有人说核战争将会毁灭一切,灭绝一切生命。可是想一想吧,过去每当有一种新式武器问世,总有人预言说世界的末日就要到来了。从后膛装填的榴弹炮到飞机炸弹等武器的发明均是如此。你知道吗,当机关枪刚被发明出来时,有人计算出200架机关枪射击1000天会把全世界的人统统消灭。人类已经经历了许多浩劫,从逻辑上来说有许多次是不应该发生的:例如冰河时代和基督教《圣经》中所说的大洪水时代,这是我们已知的两大例子。核战争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因此,只要我能够,我会以我的生命为代价阻止这一战争的。但什么样的战争都是不堪设想的,尽管我们当中任何人只能死一次,但或许死比先人们的死法要容易得多,如箭从眼中射过,或被钉在十字架上。

27、我不得不说这场战争并不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你每重复一次说战争是无法避免的,就等于在已经张开机头的扳机上又压一下。

28、因为没有时间了――永远也不会有适当的时间。我们必须利用我们能得到的一切时间。

29、斯潘塞吸了一大口气。“现在报告一个有趣的情况。我叫斯潘塞,乔治・斯潘塞。我是这架飞机上的旅客,啊,不对,我原来是旅客,现在我是驾驶员。告诉你们,我总共大约有一千小时的飞行经验,不过飞的全是单引擎的战斗机,而且我已有十三年没驾过飞机了,因此你们得找一个人,通过这个无线电教我怎么驾驶这家伙。我们现在的高度是 20,000,磁航向 290,空速 210节。整个情况就是这样。下一步怎么走,看你们的了,温哥华。完了。”

30、从某种意义讲,我们就像生活的一面镜子:我们有弱点和渺小之处,但在这些不足的后面就是人类可以征服的理想之峰巅。自由就是这样一个高峰,无论以什么形式、什么尺度衡量都不能否认这一事实。如果说我们为了保存那伟大的部分而必须失去一些什么的话,那么这种牺牲就是值得的。

31、我想我们又要变成对手了,马上。将会有互相谩骂,从来如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不想让我们之间的关系变成私人关系。

32、如果我们打一开始就不相信那套胡说八道,彼此之间也不存过奢望,也许反而比其他人过得更美满些。他那敏捷的逻辑学家的头脑使他在政府中一直稳步提升,他十分刻苦,坚定诚实,贯彻官方规定不折不扣,不讲情面。他厌恶情感、无效率和不尊重规章制度的人。他的一个同事曾这样描述他说:“即使是埃德加・克雷默自己的母亲向他申请养老金,只要在申请书中有一个逗号没有标对,这一申请也不会得到批准。”此话虽有些夸张,但基本事实却是真实的,只提人们可以同样有理由认为,为了履行他的职责,他会同样慷慨地帮助他的不共戴天的敌人。

33、我们周围的一切看起来是那样永久不变:终年川流不息的人流;那尊塑像;那几幢高楼;我们政府的体制;还有我们的文明,或者那只是我们的看法而已。然而这一切是那样的昙花一现,我们自己则是其中最脆弱的,最短暂的一部分。为什么既然我们尽了最大的力量也还是一无事事,我们还要去奋斗,去竞争,去争取我们想得到的东西?他想,这个问题是无法回答的。永远也不会有什么答案。

34、戴茨这位学者和知识分子还震惊地发现,对党的真正忠诚还包括:为支持自己的党僚而敲打桌面,像精力旺盛的男孩子们那样嘲笑、起哄,以及用起哄来反击议会大厅的另一端的政党的哄笑。有时他们表现的还不及那些孩子们有学识,有涵养。

35、他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它像他一样的实在,也像他在耳机里听到的那个声音一样的客观。这声音自始至终在独白,告诉他:你不管做什么,都不要松劲,一松劲,你就完了。记住,像现在这样,你在战时曾遇到过许多回了。那时你也曾以为,你快完了――完全不知所措了,一点劲也使不出了。可是每一次,最后总是有了办法――这最后一招你原先从不曾想到的。

36、豪登从来不相信玩世不恭的人的名言,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格。豪登一生的经历中曾经见过那些无法收买的人,无论是用金钱财富还是用荣誉都无法买动他们,甚至像为人类造福这种曾打动了千百万人的光荣称号也不能使这种人动心。但是大多数从政的人都有某种价格;为了生存必须有价格。有的人喜欢用“权宜之计,”或“妥协”之类的委婉词句来说明这一现象。

37、年轻人总是嘲笑古董,或是装作嘲笑古董。

38、人们常常错误地认为,伟大的历史变化总是发生在别人的时代。

39、战争有它独特的改变世界的方式。它可以耗空大国,拖垮强权,有时,那些自以为打胜了的国家实际上是失败了。罗马帝国就是这样。其它时期的其它国家也曾经过这种事情:菲力斯、古希腊、西班牙、法国、还有英国。

40、对某些人来说,再也没有什么更多的东西了。如果他们对自己说老实话的话,他们就会承认这一点的。

41、很早以前我就明白了,一个人不能过别人的生活。我们必须自己作决策,即使是做出错误的决策。

42、政治生涯能给你权力,却又同时从你身上榨去许多东西――感情、幻想,甚至还包括诚实。就我而言,我决不会因为法律手册中禁止某些做法而甘心接受任人宰割的命运。

43、一个人很可能在一会儿冲到东,一会儿冲到西的境况中度过他的一生的。他一刻不停地忙碌着,可总又对自己说,如果他确实不行,那就怎么也应付不了。然而,真正的灾难有生以来第一次出现了,有生以来人们第一次向他的身体提出了真正的要求,而他却躺倒干不了了。明知自己就象山坡上的一辆老爷车在一步步往后滑,再也拉不动了,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呢?

44、人类历史的进程已一再证明,那种死板的民族自尊心是人类最凶恶的敌人,最终总是以普通百姓的受苦受难为代价的,很多国家曾因自负和虚荣而灭亡,而本来如果它们态度缓和一些,是可以生存和沿袭下来的。

45、这一时刻终于要来了,他痛苦地思忖着,事情就是这样。我早已知道这一切今晚总会发生,而且我内心深处也明白结果会是什么。这事实真相的味道苦涩得很,此刻不需要什么浪漫主义式的豪言壮语,也不必加油添醋地把自己打扮成自己幻想的那种人们心目中的英雄。事情就是如此。也许过不了一小时,我们大家都将死去,至少我的真实面目将暴露无遗――一个腐朽不堪的败将。在关键时刻,他是无能的。这真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朴闻。

46、实际上,这类东西都是不切实际的。什么占星术,它的秘术,以及和它有联系的咒语和手法都是一样。但是看到别人是怎样轻信而上当受骗是很有趣的。这就是他对占星术感兴趣的唯一原因。

47、关于战争的谈话在她身上留下了一种反常的忧虑感。她想,对于不可避免的战争男人是能接受的,但女人却永远也不会接受。是男人制造了战争,而不是女人,只有极少的例外。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女人生来就要忍受痛苦和磨难,而男人却必须自己来创造痛苦和磨难吗?她突然产生了一种渴望见到她的孩子们的想法;并不是想去安慰他们,而是想让他们安抚自己。

48、那么让我考虑一下船上的那位年轻人。我们得知他没有合法权利。他不是加拿大人,也不是个合格的移民,甚至连暂时过境者都不是。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他这个人根本不存在。因此,即使他想求助于法律和公正,请求法庭允许他进入本国或其他国家,他都不能那么做。这么说对吧?然而,假定在今天晚上,同是那个年轻人在温哥华港口的那艘船上杀了人,或者纵了火,他会怎么样呢?……他将被处以刑罚,根本没人在乎他是否有法律地位。这样一来你就全明白了,法律是可以管得到他的,而他却得不到法律的保护。

49、不知怎的,我不能想象自己去做那种事。我不喜欢搅混水、泼污泥、那会使我自己也变得污浊。

50、我对政治的大多数经历与见闻使我伤心。从来都是这样。然而我又想到人类的弱点和我们能力的有限,想到纯洁从来是无力的,在任何地方都是如此。如果你想纯而又纯,你只好孤立自己。如果你想做些有积极意义的事,成就一点事业,并使世界变得比原来好一点,那你就必须选择权力而抛弃纯洁,别无他择。“给我讲讲你的母亲,亨利,”阿兰说道,“她什么样,她常说些什么,你们一块做些什么。”“我母亲好看,我想。当我小孩,她抱我;我听,她唱。”年轻的偷乘者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说着,好象他的过去是一件易损的器皿,只能轻拿轻放,不然就会消失。“还有时她说:明天我们上船,去找一个新的家乡。我们一起走……”

51、我喜欢你的正直。但我只能告诉你,有的时候必须有人低下身体来干些肮脏的事,无论他多不愿意干都无济于事。

52、我们的罪过来惩罚我们了,只是根据我们每个人的不同情况,形式不同罢了。

53、所以唯一的办法是什么也别做,只希望事情朝最好的方向转化。还是那条古老的政治策略。

54、这里不时会出现平庸、渺小、无聊、无能、为鸡毛蒜皮的事而争斗不已。但是在必要的时刻,整个议会却能一致奋起,迎接什么伟大的时刻。现在就是这样的时刻。这是一个历史将要记住的时刻,不管历史的长河还剩下几年。

55、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的唯一选择从来就是相信人们自己所愿意相信的东西。但是人们总喜欢推迟作出选择;总想避开决策;总想坐等严酷的现实自动消失。但现在这行不通了。

56、他知道,有的人无论在什么条件下也不愿意担任总督这一职务的;在他们看来,当总督不但不是什么奖赏,而且是一种惩罚。但对一个军人来说,对于一个爱好仪式与盛典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光辉灿烂的最高理想。

57、我们用文雅和华丽的词藻粉饰野蛮,却把它称为文明。

58、我们自己就是钉死耶稣的罗马犹太总督彼拉多,可我们都自称是基督教国家。

59、任何人都不可能真正独立,永远也不能。国家也是一样。

60、在专业服务行业中,那些高收费完全是靠着厚颜无耻的要价得到的,例如在律师业、医疗业中等等。所以,请厚颜无耻一点,我的孩子!这样你就会大有长进。

61、社会上有那么一些观察家,他们认为信用卡制度导致美国人道德的坠落。

62、你这卑鄙的杂种,你这可怜愚蠢的杂种,理查森想,你垮了。我们许许多多的人都在这条细微的道德边界旁犹豫,你却一脚跨过去了。上帝知道,你干的事情多少人都想干而不敢干。现在我们有什么权利指责你呢?

63、孩子,你犯了政治上的一个大罪。你在企图公允。

64、有时候,银行家和律师废话说得太多。

65、党派的政治不是懦夫的事业,通向权力的路上必然撒满破灭的希望和其他人的野心的外壳。

66、无论是对于最卑微的人,还是对于最伟大的人,只要他们愿意诉诸法律,法庭的大门总是敞开的,而在它的后面,同样敞开的还有上诉法庭的大门。

67、时间虽紧迫,但如果我们行动迅速,态度真诚,尤其是现实一些的话,我们就能坚持,就能生存下去,或许还能使我们变得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伟大。

68、你们高兴有核武器,却又伪善到不愿意亲手使用核武器的程度。

69、妥协、观望、骑墙、懦弱……当一个国家以此为乐时,那还有他妈的什么区别?

70、将来的考古学者在考察我们时代时永远也不会懂的。我们留下的文字太多了。

71、虽然人人都认为他自己的世界是保险的,但世界却总是使人出其不意。

72、但人类灭绝,不可能!我绝不相信这一点,总会有些东西幸存下来,从中爬出来,再生存下去。米莉荒谬地遐想着,她想问:即使我们输掉大选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当然,她知道这样想是完全错误的。刚才她还与理查森一样忧心忡忡呢。但突然间她对政治上的考虑厌倦了:那些策略,那些小动作,一点点地战胜对方,保护权力,等等。可是最后,所有这些又有什么结果呢?今天的危机也许下周或明年就成了被人遗忘的鸡毛蒜皮。10年之后,或者百年以后,所有的事业和追求事业的人都将归于冥冥世界。最重要的是人,而不是政治。而且不是其他人……而是自己。

73、他想起他过去也是很机灵的,他的飞行技术曾使他在飞行中队里很有点名气:有三回,他一是靠祈祷,二是靠高超的技巧飞回来的。在他回忆这个战时的口头禅时,他不禁暗自笑了起来。可不一会儿,等到他茫然地看了一眼这一大群怪异的、摇摆不定的指针,和对他来说极其陌生的开关以后,他一下子感到自己已完全为绝望所攫,背上阵阵冰凉。他以往的飞行与这一次有什么共同之处呢?这一次就象坐在一艘潜艇里,周围全是他一窍不通的仪器仪表,全是科幻小说里所说的玩意儿。只要动作稍一差错,甚或笨拙一下,现在这种平平稳稳的飞行就会一下子被破坏掉。如果情况真的如此,谁能说他会重新控制住这架飞机呢?可能性几乎等于零。

本文地址:https://380k.com/56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或忘记标记,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